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同论

同者不变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发长头上发无虑, 睫生眼前睫不看。深思唯有心处下, 远见不敢天下先。有用常在无用后, 无用总在有用先。归根悟静通神明 ,报怨以德吾自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第三节、《韩非子、难一》  

2014-07-17 15:03:46|  分类: 大同论及韩非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《韩非子、难一》里讲过这样一个故事:“人有鬻矛与楯者,誉其楯之坚:‘物莫能陷也。’俄而又誉其矛曰:‘吾矛之利,物无不陷也。’人应之曰:‘以子之矛,攻子之楯,何如?’其人弗能应也。”以为不可陷之楯与无不陷之矛,为名不可两立也。”
    “同化市场”就是“母”,盾与矛作为商品就是“子”。“无为”就是“子”最阴最阳之时一分为二产生买卖双方,买卖双方就是“孙”。
     “子”最阴最阳之时就是“无”设计舞台——“无”设计舞台就是“无为”;“母”不阴不阳之时就是“无不为”;“子”的最阴最阳之时与“母”不阴不阳之时就是“子”与“母”的无为而无不为”。
    卖矛盾的人(孙)处在“子”的最阳之时表现为夸自己的盾之坚“物莫能陷”而矛之利“物无不陷”就是“为”——以求自己生意红火。
    买矛盾的人(孙)处在“子”的最阴之时的表现为对卖矛盾的人说“以子之矛,攻子之楯”就是“为”——一旦相攻,生意破产。
    “孙”在“子”最阴最阳之时的舞台上担任买方卖方的角色的行为表演就是“为无为”——“孙”的买卖的行为表演就是“为”,“子”设计舞台就是“无为”。那么,表演该怎样收场呢?
    表演的收场就是“母”的“无不为”——卖矛盾的人(孙)的“物莫能陷……物无不陷”的吹捧最阳;买矛盾的人(孙)的“以子之矛,攻子之楯”的诋毁最阴——买卖双方会在最阳的吹捧和最阴诋毁中走向“母”的不高不低的价钱而成交,表演就此圆满结束。
    因此,“孙”在“子”最阴最阳之时的舞台上扮演最阳的“孙”与最阴的“孙”就是一分为二的“无为”,表演最终以“母”不阴不阳为结局而完满结束就是和二为一的“无不为”——“孙”从“子”的最阴最阳之时“同出而异名”一分为二开始走向“母”的不阴不阳之时又“异交得同”和二为一终止——“母”则“无不为”,“子”则“无为”,“孙”则“为”——“母子孙”的行为过程就是“为无为而无不为”。
    例如,买卖双方就是“孙”,商品就是“母”不高不低,价钱就是“子”最高最低为买卖双方搭建起舞台——卖方说:这已经是最低价了,再低就无法卖了;而买方说:我出的是最高价,再高我就不买了。
    于是,奇怪现象就发生——卖方从最低价开始降价而买方从最高价开始加价;最终买卖双方以不高不低的价钱成交,买卖双反复的讨价还价。这就是“母子孙”的“为无为而无不为”的完整的行为过程。
    如果不懂得市场商品为“母子”不高不低、最高最低的哲理,那买卖双方肯定就是奸诈虚伪之徒——怎么可以从最高而开始高?怎么可以从最低而开始低?这成何体统?买卖双方岂不是在相互欺诈?从而就会得出一个非常荒谬的结论——商业活动就是没有诚信而狼狈为奸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